您所在的位置: 大庆网  >> 时事新闻  >> 国内

南昌宇航飞秒近视手术

2017-12-12 20:01:46    来源:南昌普瑞    编辑:陈磊

南昌宇航飞秒近视手术,南昌近视激光手术需要多少钱,上饶眼科近视手术,抚州用激光治疗近视,抚州治疗近视眼安全吗,江西南昌眼角膜修复手术多少钱,上饶准分子激光治疗近视要多少钱

  

托管风口已到,教育功能强化,呼吁行业标准尽早出台,规范管理。图为长沙某托教机构儿童正在老师的陪伴下学习。长沙晚报记者 小刘军 摄

长沙晚报记者 谭琳静 舒文

因入行门槛低,曾经租个小房子、摆个小饭桌就能开张营业的托管,是名副其实的“草根”行业。然而,跟随着国内教育的高速发展,该行业在最近三年却出现了惊人的巨变,一方面市场规模高达3000亿元,另一方面,行业内部出现升级换代,低端的“小饭桌”被淘汰,取而代之的是资本屡屡垂青的“托教”。面对利好风口,曾“无人肯管”的托管行业内部爆发出行业规范的强烈呼声。近日,中国首届托管教育百家论坛暨“匠托管”周年庆在长沙举行,700余名托管从业者从全国各地汇聚长沙,希望能共同推进行业标准出台,规范发展。

记者调查:

托管班曾“脱管”惹人担忧

每到小学放学,在校门口就有这样一道特殊“风景”线:各个托管机构的人员举着牌子,接学生到自己的托管场所,开启孩子们的课后时光。然而,市场准入门槛低,租间房、能做饭就能开托管班;空间逼仄拥挤,存重重隐患;从业人员没有任何资格证;无市场监管制度,一直“脱管”的托管班,在满足市场庞大需求的同时,也备受社会和家长诟病。早在三年前,《长沙晚报》就聚焦托管行业,推出了《“脱管”的托管班》系列报道,直击隐患重重的托管行业。

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,作为上班家庭的刚需,托管服务早在上世纪90年代已经出现。最初以学校教师或者亲属在家开设课后和寒暑假的“补课班”、午晚餐“小饭桌”为主要形式,后来随着教育主管部门的严格规范,在职教师渐渐退出,其他创业者介入,慢慢演变成如今的“安亲班”“托育班”“托教班”“社区班”等多种形式。

陈女士是望城区一家托管机构的负责人,在托管行业摸爬滚打十余年,“这些年来,没有托管行业标准可以遵循,我很苦恼。”她告诉记者,“目前我这边的老师基本靠招在校大学生做兼职,经验完全靠我自己教他们。”

整个托管行业围绕大小学校生存,却一直无主管部门,行业处于长期“野蛮生长”中。对此,社会以及业内都曾忧心忡忡。全国开了300多家托管学校的张洪伟曾专门将问题先后上报到教育、民政、工商等部门,“教育部门会让我去找工商局,到了工商局又说公司法里没有相关规定,里面涉及到孩子,建议我去找教育部门。”“如果没有行业的规范以及没有部门去管理,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情,因为政策的不明朗,作为投资人最担心的就是,明天说你不合法,就将你取缔,这么多学校、工作人员还有家长怎么办?”张洪伟说。

分水岭出现:政策开始垂青,资本风口已到

据教育部统计,2015年全国城市少儿学后托管中心数量在30万家以上,分布在城市近3万所小学校及社区周围,满足着近3000万城市小学生家长的需求。“如果按照每个家庭每年1万元的托管资金,那么这个市场的规模就能达到3000亿元。”而来自“匠托管”对行业扫楼的不完全统计,2013年,长沙大大小小的托管机构只有1200余家,覆盖学生1.4万名。4年后,这一数字已经骤增到了4000余家,翻了一番多。

张洪伟是中国学后托管教育联盟创始人,在全国开了300多家托管机构。“这是个刚需市场,并且学生黏性强,可以转化开发更多项目。”据其观察,行业至少发生了四大变化:

变化一:草根行业变身资本聚集的风口产业。本次特意赶来长沙参加这次“行业”聚会的北京小牛顿科学启蒙教育公司创始人牛信步也分享说,小牛顿在上个月获得了6000万元的A轮投资,“接下来想把托教中的‘托’抠掉,重点做‘教’。”牛信步谈到这笔资金的用途说。

变化二:行业自身在高速发展。随着家长选择越来越多,行业内竞争激烈,线下托管机构正在努力提升,不仅如此,行业内还出现了像“匠托管”这样的行业服务商,行业细分服务进一步加强,“在过去两年中,小项目不断在上,托管行业内的从业人员全国行业论坛走会忙。走会,意味着从业人员旺盛的学习渴求,背后是希望能抓住当下风口跟着升级换代,降低行业巨变带来的淘汰风险。”

变化三:“小饭桌”存在的近30年中,曾无任何政策“垂青”,而就在今年3月2日,教育部正式下发《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》文件,明确教育主管部门为主体责任人,并指出可以“通过政府购买服务”“财政补贴”等方式对参与课后服务的学校、单位、教师进行适当补贴。这一政策的出台,被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的敏感人士视为是“托管行业发展分水岭”。

变化四:行业挤进大量“跨界野蛮人”。托管行业曾因起点低,夫妻店、小成本店非常普遍。而今,这些以生存为入行基本动机的“草根”遇到了不少前来抢饭碗的“大鳄”,如地产商跨界,典型代表是万科,该企业连续在长沙等地开办“四点半学堂”。

行业前景:

风欲起,谁将是风口起舞

的“独角兽”?

大风席卷而来,有人乘风而起奔赴春天,也有人担忧直呼“狼来了”。

“对于品牌大的托教机构来说,未来3至5年机会非常多,而对于那些‘矮矬穷’的小机构来说,将是致命的打击。”长沙本土托教连锁机构贝尔安亲的一位负责人说。

“我们通过组织托管社群等,将全国2万家托管机构的负责人聚拢起来,就是希望应对变化,先做自我规范,提升行业水平。”发起这场行业大聚会大讨论的“匠托管”创始人欧帅说,目前行业内正在积极促进行业标准的出台。比如托管机构要办在什么样的地方、生均面积多少、师资配比该多少。“我们理想中的行业标准是生均面积4平方米,场地营业面积300平方米以上,建在4层以下的商业楼里,师资配比为1个老师配10至12个孩子,并要取得餐饮许可等等。”

欧帅认为,今后托管行业将有三个发展方向,“首先,业内会积极促成行业标准的出台,其次,会有越来越多的社区店和大型教育综合体出现,另外,随着85后、90后新一代家长成为消费主力军,托管班会慢慢淡化补习的功能,越来越强化素质教育。”

“受市场的刚需推动,近一两年托管会发展非常迅猛,虽然市场有自身调节功能,在优胜劣汰的规律下,淘汰一批不规范的机构,但是光靠行业内肉搏将比较慢,如果要让它良性发展,我们还是希望政府能够尽快制定相关政策和法律法规来规范。”腾跃校长在线创始人常筠说。

“现在都市里的孩子很多会选择托管班,行业的规范、可选择服务的提质,会让我更加放心地把孩子交到这些机构。”家长程星说。

版权和免责声明:
1.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大庆网”。 2.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大庆网版权所有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稿件来源:大庆网”,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本文链接:
 
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滚动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时事新闻 异闻录